1. 首頁 > 新品推薦

    最好系統(這可能是最好的決策系統,掰碎了、揉爛了)

    最好系統(這可能是最好的決策系統,掰碎了、揉爛了)

    決策就像是棋盤中經過計算之后的走棋,只有決策才能體現力量。用馬克思的話來講,實踐才可以轉化為實際的力量。

    那么我從人類的決策系統的理解,我認為需要解決三大問題。

    • 人類決策系統的bug是什么?
    • 如何解決決策系統的bug?
    • 解決掉bug之后,我們該從哪方面分析決策?

    這里我是利用逆向思維的邏輯,首先將好決策的反方向——壞的決策是如何發生的來考慮。然后再來解決如何形成一個好的決策系統。

    承認自己無知,才是知道的開端。

    這么解決的邏輯是基于我的世界觀,世界是由必然規律和巧合組成的,我們當時認為好的決策不一定真的實現,我們要承認巧合。但是,我們需要把一定產生不好影響的決策去除掉,這是確定的。

    “反著想”,適應復雜系統的工作方式是,反過來想,問題會因此變得更容易。比如,如果你想幫助印度,你應該問的不是“我怎樣才能幫助印度”,而是“什么東西在印度造成了最嚴重的破壞?我應該如何避免?”,找出你不想要的東西,避免它,你就會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查理·芒格

    1.人類決策系統的bug是什么?

    最好系統(這可能是最好的決策系統,掰碎了、揉爛了)

    首先我來回答一下:為什么人類決策系統有bug?

    根本原因是人類的快速進化。這種在短短時間的急速的文明進化與我們的大腦脫節,我們許多的潛意識還有在原始叢林生活的影子。

    人類總共可以分為兩個決策器,一個是潛意識的處理器,一個是幫助我們邏輯思考的處理器。丹尼爾·卡尼曼稱為系統一和系統二。高級的邏輯思考處理器在大部分人那里是不啟用的,大部分人依靠潛意識處理問題,畢竟這是能耗最低的處理器。

    潛意識處理器因為發展時間長,時間久帶來的是非常頑固的穩定性,低耗能,可以快速處理。也就最受大家喜愛,畢竟誰喜歡累呢?

    他們是人類決策系統的最大bug。

    對于大部分決策者而言,決策失敗總共有兩點

    • 潛意識帶來的自我意識
    • 我們的系統二能力不足,存在思維盲點

    潛意識帶來的自我意識是非常影響決策的。

    例如:人類的防衛機制,當我們遇到一個人提出我們的錯誤時,我們的第一反應絕對不是思考錯誤的發生或者想一想為什么。我們第一個想法是:“我真想干死你,你這損塞”這就是人類潛意識的自衛狀態。

    大家老講沖動是魔鬼,所謂沖動,就是潛意識占據大腦的行為,而且無法輕易地控制它,就像是被情緒掌控的行尸走肉一樣。

    我們往往是旁觀者清,當我們置身事外的時候,我們覺得他們非常可笑,你看,他怎么能做出這種事情呢?可是一旦我們身臨其境,我們便不由自主地受到情緒控制了。

    這就像化身博士一會兒是杰基爾博士,一會兒是海德先生一樣,只不過較高層次的你意識不到較低層次的你。這一沖突是無所不在的。——瑞達利歐《原則》

    我的建議是:要把自己訓練成一個計算機,把遇到的問題當作輸入的信息,當輸入時,你停頓一下,讓大腦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做出一個不受情緒掌控的決策。

    這里有兩個重點,一個是停頓的魔力,一個是輸入信息的邏輯。

    停頓這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卻讓你的潛意識處理器在瞬間失去了鏈接,你在面對困惑時候,停住是最好的方法,只有這樣,你的邏輯大腦才會調用。輸入信息就是讓你開始思考處理這個問題,而不是依照著潛意識來走。

    如何解決掉bug?

    首先我們再次來確認一下決策系統的bug

    • 潛意識帶來的自我意識
    • 我們的系統二能力不足,存在思維盲點

    關于潛意識帶來的自我意識,我的建議是訓練自己成為計算機,這里我們再來衍生一下。

    首先我們需要了解計算機的邏輯。

    計算機就是輸入信息,處理信息,輸出信息。而我們要在處理信息上下功夫,這里有一個方法就是:思維公式化

    什么是思維公式化,就像調用函數一樣,把自己的思維寫成函數的樣子,然后自己依照公式行動,這樣的目的就是:減少噪音、減少情緒帶來的問題。

    張一鳴有次在采訪中說,創業者最好的狀態,是在輕度喜悅和輕度沮喪之間。

    思維公式化是一種威力非常大的思考方式!

    傳統的面試評判就存在非常大的問題,評判官沒有一個標準的算法,每一個人依據自己主觀的判斷來預測哪一位面試者更加適合工作,這就會導致非常大的偏差。

    例如:某一個面試官今天非常開心,那他在做判斷的時候可能傾向于更好的感覺,又或者今天面試官的情緒非常糟糕,那他可能會做出不喜歡的判斷。

    近年來,人們已經意識到,面試官往往無意識地青睞那些與他們有相似的文化背景或共同之處的候選人,涉及的因素包括性別、種族和教育背景。

    許多公司現在已意識到偏差帶來的風險,并試圖通過對招聘專家和其他員工實施專項培訓來應對這些風險。幾十年來,其他一些偏差也逐漸為人們所知。例如,外貌在候選人評估中起著重要作用,即使是那些與外貌無關的職位也是如此。

    所有或者說絕大多數招聘人員都有這樣的偏差,評定具體某個候選人時,如果外貌發揮了作用,招聘者們就會產生一個共同的誤差,即在候選人評估中的正偏差或負偏差。

    所以,憑借主觀判斷是完全不可取的。第一印象、外貿、背景的偏差讓我們無法做出客觀的決策,從而導致公司招聘出現問題。

    后來,大家運用了思維公式化的力量。這個力量是這樣起作用的,首先我們把需要招聘者的各種能力做一個表格,這是思維分解的過程。然后做出一個評判標準,而且為了做獨立判斷,每次只做一個評判。

    現在的面試流程大多啟用了這些方法,首先是考慮工作需要的各項要素,然后依據各項指標做出判斷。

    思維公式化就像是電腦運行的程序一樣,所有的決策依據計算得出,而不是我們的主觀判斷,最后由分數高者勝出,大大提高了面試的效率。

    關于我們的思維盲點,我的解決方案是:尋找強大的人的判斷,然后來梳理自己的邏輯。

    最好系統(這可能是最好的決策系統,掰碎了、揉爛了)

    借用馬克·吐溫的話說,“讓我們陷入困境的不是無知,而是看似正確的錯誤論斷”(What gets us into trouble is not what we don’t know, It’s what we know for sure that just ain’t so)。

    這個思維的本質是:開放!

    開放我們的大腦,多吸收專家或者其他有結果的人的邏輯。

    這個道理其實一說就明白,但是做到太難了。

    知道和做到之間,差著無數個數量級。說眼高手低的,其實不是。手看似比眼睛低,但其實“高了不少”。

    講道理誰都會,踐行道理你試試。誰敢說眼高手低,我第一個反對。
    明明是手高眼低!

    人一旦開始踐行一些正確的觀念,你就已經超越大部分人了。

    芒格講,怎么避免過上幸福的生活呢?

    要反復無常,不要虔誠地做你正在做的事,只要養成這個習慣,你們就能夠綽綽有余地抵消你們所有優點共同產生的效應,不管那種效應有多么巨大。

    如果你們喜歡不受信任并被排除在對人類貢獻最杰出的人群之外,那么這味藥物最適合你們。

    養成這個習慣,你們將會永遠扮演寓言里那只兔子的角色,只不過跑得比你們快的不再只是一只優秀的烏龜,而是一群又一群平庸的烏龜,甚至還有些拄拐杖的平庸烏龜。

    其實,說實話,我們遇到的大部分問題都是前人已經解決過的,你只需要依照正確的路徑走就好了,沒人需要你去創新一個學習路徑,我們只要吸收前人的知識,就足夠幸福了。

    例如,我們想要學習演講,那我們就去學習喬布斯,如何做產品,就去學習俞軍,如何學投資,就去學習芒格、巴菲特。

    這些已經有結果的人一遍一遍地告訴你,你該怎么做,可你怎么就是不學呢,然后每天告訴別人這些東西很難,不可能做到。

    3.解決掉bug之后,我們該從哪方面分析決策?

    最好系統(這可能是最好的決策系統,掰碎了、揉爛了)

    對于高手來講,做出決策依靠的是數學概率。

    學習并且了解基礎數學概率方法,缺少它你將是一個踢屁股的獨腿人

    本質是數學期望

    • 概率
    • 結果

    數學期望就是賠率和概率的乘積。比如,我們尋找的投資機會是這樣的

    1.假如50%失敗,我們虧掉100萬

    2.加入50%成功,我們賺1000萬

    那么E(X) = 0.5×(-100)+ 0.5×1000 = 450

    那么做出任何一個決策便有了思考路徑,就是計算期望,期望值越大的越應該執行。

    任何做出的決策,都應該是最優的數學期望值,而不是你感覺最爽的那個。

    你是選擇當時爽,還是長期爽,哈哈。

    所以最后的落點就是如何計算這兩點,而我這里把重點放在概率上,因為賠率是和概率連接的,比如:你有5%賺100元,確定了前端,后邊是跟隨的。

    我們該如何確定概率?

    我認為有兩點

    • 確定一個初始概率
    • 通過實踐來不斷變化

    確定一個初始概率是非常有必要的,這里必然有主觀的因素,但是我們有辦法來減少主觀的因素。

    看輕或是忽略分布信息的普遍趨勢可能是預測產生錯誤的主要原因。因此,計劃者應該盡力劃分出預測問題的類別,這樣才能充分利用所有能夠獲取的分布信息。——本特·弗林夫伯格

    1.識別對應的參考類別(例如廚房改建和大型鐵路項目等)。

    2.獲取參考類別的統計數據(每英里鐵路的造價或是支出超過預算的百分比),利用這些數據作出基準預測。

    3.如果有特別的原因說明這個項目多少會比同類項目的樂觀偏差更為明顯,則可使用此例的具體信息對基準預測進行調整。

    這三部法總結為兩點就是

    依據類別確定基礎概率 + 證據(確認比基礎概率偏差多少)=較為客觀的概率

    例如:確認你有多大的概率贏比賽,首先你要尋找與你差不多的人(以及類別確定基礎概率)做一個基礎概率,然后你認為你與他們的區別有哪些證據,這些區別能影響多大,最后確定一個初始概率。

    但是,這里邊當我們確認證據時就發生了主觀的偏移,所以,我們還需要后邊的實踐做反饋來修正這個因素,這就是全部的步驟。

    最美的曲線就是塔勒布的凸性曲線了。

    最好系統(這可能是最好的決策系統,掰碎了、揉爛了)

    數學期望非常大,即使錯了,成本非常低。

    例如:你想你最喜歡的女生表白,有什么成本,微信流量費?一朵玫瑰花?,成本夠低了吧,可是一旦成功,那就爽了,哈哈。這么一算,大家是不是都想去找女神表白了?完全是一個賺錢買賣。

    最后,我們來看一看巴菲特老爺子的決策過程。

    巴菲特看到并購聲明后,會首先評估這個事件成功的可能性程度。無人能確切知道對沖交易的結果如何,這就會導致虧損的風險。巴菲特在這一過程中,恰恰是運用了主觀可能性評估,

    他說:“如果我遇到一個機會,有90%的可能賺3美元,同時有10%的可能虧9美元,那么2.70美元減去0.90美元,從數學上看,我還有1.80美元的賺頭。

    這就是期望計算嘛,E(X) = 0.9 × 3 + 0.1 × 9 = 1.8(美元)

    當然了這都是主觀判斷,但是已經夠了。


    最后,決策完成后,我們依然需要復盤來修正自己的判斷,從而讓自己不斷地進化,越來越客觀的評估問題。

    總結而言,我們解決了三大問題。

    • 人類決策系統的bug是什么?——自我意識和思維盲點
    • 如何解決決策系統的bug?——計算機式決策、開放大腦尋找專家方案、思維公式化
    • 解決掉bug之后,我們該從哪方面分析決策?——依據最大期望值做決策(凸性曲線)

    如果你覺得此篇文章對你有用,就請多多轉發點贊,感謝大家了。

    原文標題:最好系統(這可能是最好的決策系統,掰碎了、揉爛了),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j0283.com/hwgg/459404.html
    免責聲明:此資訊系轉載自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寶貝屋禮物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