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新品推薦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江寧府句容縣公義村,有個財主姓李,名叫正宗,年紀四十開外,膝下尚無兒女。他與妻子陳氏,常常周濟貧窮,廣行善事,祈求蒼天可憐,不要讓李家斷了香火。說來也真湊巧,就在李正宗四十五歲那年,陳氏果然產下一子,而且生得眉清目秀,聰明伶俐,老兩口把他當作珍寶,希望他將來讀書上進,謀得一官半職,好為門庭增輝,就給他取名文華。誰知這文華從小嬉鬧撒野樣樣都會,就是與讀書無緣,成年以后又專愛尋花問柳,從來不務正業。父親李正宗苦苦規勸,怎奈何他總是不聽。老兩口憂憤成疾,不上一年便相繼亡故。幸虧母親陳氏,在臨死前給他娶了趙氏素容為妻,如今就靠她支撐著家業。文華因為新婚,放蕩之心也有所收斂。

    那一天,李文華去句容集市選購花鳥,路過東街一家布店,看見店主孫興之妻何月素貌美,居然舊病復發,又起圖謀之意。他幾次前去兜搭,那何氏始終冷若冰霜。正在左右為難,他忽然想到何不到后街去找宗婆子幫忙。

    那宗婆子年紀不過四十光景,因為在皮條行當之中老于世故,才得了這個稱呼。她一聽李文華說明來意,就說:“哎呀呀,李相公真是好眼力,你看中的那位娘子雖無閉月羞花之貌,但在句容城里也算是數一數二,聽說還會讀書寫字。李相公既然對她有意,只要設計將她的男人打發上別處去,哪怕她是鐵石心腸,老身也要來個水滴石穿!”

    李文華一聽,不禁心花怒放,連忙掏出二十兩銀子放在桌上:“這點小意思權且請宗媽媽收下,日后成了好事,一定加倍報答。”

    宗婆子見錢眼開:“老身聽說孫家布店近來生意賠本,正好見機行事,李相公只管放心!”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就在當天下午,宗婆子去了孫家布店,故意向孫興賒購兩件衣料。孫興見宗婆子也是店中常客,不好一口拒絕,便說道:“這事情若在往日,只要宗媽媽開口,還怕不好商量。眼下小店實在周轉不靈,倒要請宗媽媽多加照應了。”

    宗婆子假裝關切:“孫掌柜一向精明能干,怎么也有了難處?”

    孫興嘆口氣道:“唉,不瞞宗媽媽說,上個月我去杭州添貨,為了節省開支走了水路,想不到接連幾天下雨,布匹受潮泛色,只得折價脫手,細細算來本錢虧了一半。如今又要添貨,真不知道到哪里去張羅這筆錢!”

    宗婆子見魚兒露頭,就連忙下鉤:“老身倒認得一位財主,就是公義村李正宗的公子,大家都說他面慈心善,待人厚道,就像當年他父親一模一樣。孫掌柜一時手頭不便,何不向他去借,說不定他有意幫你一把,還不要你的利錢呢!”

    那孫興也真是饑不擇食,果然咬住魚餌不放。李文華趁機借給他五百兩銀子,利錢分文不取。孫興回家與妻子一說,何月素還以為是夫婿時來運轉,有緣遇到了善人。孫興叫妻子收拾好行裝,便到杭州辦貨去了。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孫興一走,李文華連忙打點一對金釵和簪環首飾,叫宗婆子送給何氏。何月素想不到宗婆子會送來如此貴重的東西,問道:“奴家與宗媽媽非親非故,這倒是從何說起?”

    宗婆子兩腮帶笑:“娘子有所不知,原來公義村的李相公愛上了娘子芳容,這幾天茶飯不思,神魂顛倒,眼看著性命難保。俗話說得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還望娘子成全了他。這點東西算是他略表心意,就請娘子收下。”

    何月素聽了,不由得粉臉通紅:“宗媽媽怎么好說這些混話?李相公害病與奴家何干?這些東西快拿去交還給他,就說不義之財奴家不受!”

    宗婆子見何氏斷然拒絕,頓時換了一副嘴臉:“你是吃了燈草灰咧,說得這么輕巧!事到如今,老身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既然你家孫掌柜把你典給了李相公,你要是裝腔作勢不肯答允,他真的惱羞成怒,把你們送到句容縣去,到那時你們兩口子還有何面目見人?這件事依老身說,還不如娘子與李相公暗來暗去,誰也不會知曉。”

    “明明是奴家夫君向李相公借了五百兩銀子,誰說是把奴家典給了他?”

    “娘子也不想想,天底下哪有放債不收利錢的道理?看來是你家孫掌柜怕娘子不依,故意把你蒙在鼓里。”

    何月素暗自尋思,孫興一向待她不薄,決計不會將她典身他人,倒是那個李文華對她不懷好意,或許在借契上做了手腳。若是李文華真的變臉,依仗財勢將他們兩口子送到縣衙,她和孫興豈不是要當眾出丑,說不定還得受刑下獄,還不如暫且假意答允,等孫興歸來問清原委,再商議對策。好在李文華病得不輕,眼前總能擋得過去。她主意已定,就對宗婆子說道:“既是李相公見愛,奴家就將這些東西留下。反正來日方長,眼下還望他好生養病。”

    原來李文華的相思病癥,完全出于宗婆子的捏造。第二日,李文華便打發宗婆子告訴何月素,說他今夜就要成雙,叫何月素晚上虛掩房門,免得驚動鄰里。

    何月素正要推托,宗婆子竟已揚長而去。她孤身一人,求助無門,只得橫下一條心:夜間李文華真要以強凌弱,那就是拼了一死也要保住自己名節。她怕孫興歸來,再遭李文華的暗算,便將李文華逼奸的情形,以及她寧死不從的心愿寫成遺書,連同李文華送來的金釵等物,一齊裝在梳頭匣內。

    且說李文華眼看今晚就要如愿以償,真是滿心歡喜。還沒有等到日落西山,他就梳洗打扮,顧影自憐,好像要做新郎一般。他的妻子趙素容,這幾天見他與以拉皮條為業的宗婆子頻頻來往,此刻又是這樣神不守舍,心想一定是他心生邪念,又要去干那種缺德的勾當。于是,她對李文華苦苦相勸:“夫君啊,記得婆母在世時常說,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你一向尋花問柳,叫父母雙親憂憤而死。如今婆母言猶在耳,你那好色的舊病怎么又復發了呢?”

    李文華嫌她啰唆:“好啦,好啦,想我父母在世之日不知念了多少遍緊箍咒,我都當作了耳邊風。如今這些老話由你嘴里說出來,我只聞到一股酸溜溜的醋味,真是叫人作嘔!”

    趙氏心想他是淫心難改,勸也無用,只得另出主意。她沉思良久,忽然心生一計。

    時至黃昏時分,李文華正打算離家,趙氏端來了一碗參湯:“既然夫君不聽奴家相勸,也不能不顧自家身子!”

    李文華心想,喝碗參湯正好養精蓄銳,就端起來一飲而盡。誰知道還沒有走出家門,便覺得腹中攪動,急忙走進茅房方便,就此連續不斷。原來趙氏暗里叫仆人去藥鋪買了三錢巴豆熬湯,加入參湯之中,好讓李文華腹瀉不止,暫時斷了欲念,卻不大傷元氣。李文華當然不知底細,一迭連聲呼喚仆人延醫診治。起更以后,仆人請來當地名醫董平,開了一帖止瀉藥方。李文華二更服藥,過了四更才止瀉合眼,第二天依然臥床不起,早把那“成雙”的念頭拋到了九霄云外。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再說孫興外出辦貨,心里惦念娘子與布店,真是歸心如箭,就在李文華說是要與何月素成雙的第二天晌午回到了句容。來到布店,居然尚未開門,敲了多時,也不見答應。轉到后院,原來院門虛掩,臥房的門也開著。走進去一看,只見一個無頭死人躺在地上,渾身是血,從個子和衣著上辨認,竟是他的妻子何月素。他大吃一驚,也顧不得哭泣,立刻去稟報當地保正。保正當然不敢怠慢,便帶著孫興一起直奔縣衙。

    句容知縣王守成平素以清官自居,從不貪贓枉法,辦案也算勤快。他聽了保正和孫興稟報,當即率人到現場勘察。

    王知縣看過后院、臥房、尸體,情形果然同孫興說的一般無二,便吩咐仵作趕快動手驗尸。

    仵作脫去何氏衣褲仔細查驗,回稟:“無頭婦人年紀二十開外,除了頸項刀痕,別無創傷,也沒有受人奸污的跡象,看來是昨天夜間被人用利器所殺。”

    王知縣開言道:“夤夜殺人,非奸即盜。如今既無奸情,孫興快去看看,家里缺了多少值錢之物?”

    孫興一聽,當即想到妻子頭上佩戴的嵌寶金釵等首飾,夜間就寢之前總是放在梳頭匣內。過去拉開抽屜一看,只見里面藏有妻子何月素的遺書和幾件從未見過的首飾。他把那封遺書從頭至尾讀了一遍,知道是李文華因奸害命,連忙將它呈交王知縣,跪求知縣大人捉拿兇手,給他妻子償命。

    王知縣看過何氏遺書和首飾等物,毫不遲疑,立刻派出四名衙役,捉拿李文華和宗婆子到縣衙聽審。大約過了半個時辰,李文華由管家李固攙扶,被衙役帶到縣衙,隨后宗婆子也被帶到。

    王知縣見案犯到齊,立即升堂。他有意先從宗婆子問起,喝道:“宗婆子,還不把你如何充當李文華的皮條客,撮合何月素與他通奸的事情從實招來!”

    別看宗婆子平日伶牙俐齒,如今一見如狼如虎的衙役和堂上的刑具,不由得膽顫心驚,哪里還敢隱瞞。她從同李文華合計打發孫興離開句容,到昨天關照何月素夜間與李文華成雙的經過情形,說得清清楚楚。接下去自然輪到了李文華。王知縣又喝道:“你如何因奸不允,傷害人命,快快招認了吧,免得動用大刑!”

    李文華見宗婆子已經招了口供,知道無法隱瞞,便將他見何氏起意,托宗婆子撮合,送何氏首飾等情由,一一直認不諱,唯獨何氏被殺這件事,他說昨夜得了急病,一直臥床不起,實在毫不知情。

    王知縣聽罷,冷笑著說道:“哼哼,本縣也料你不肯招認,你且看看這是什么!”說著,便把何氏的遺書扔在堂前。

    李文華拾起來看了一遍,不由得心里叫苦:“回稟大人,小民并未殺人,叫小民怎么招認?!”

    王知縣不禁勃然大怒,責問左右:“還不趕快用刑!”

    衙役們連聲答應,一齊動手給李文華上了夾棍。那李文華本是富家子弟,素來養尊處優,如何受得住這種酷刑,只得屈招:“確是小民殺了何氏,望大人饒命!”

    王知縣又繼續追問:“人頭在于何處,還不一起招了?”可憐李文華怎么知道人頭的下落,但又怕再動大刑,一時急火攻心,就此暈了過去。站在大堂外面的管家李固,見主人屈打成招,昏厥待死,急忙回家告訴趙氏。趙月素聽了嚇得面無人色,跌跌撞撞直奔縣衙,想上堂為夫婿辯白,不料剛才李文華因為受不住重刑,已經招認:“何月素的人頭,被小民割下來扔在公義村北邊的壕溝之內,第二天去看,蹤影全無,想是被狗叼走了。”王知縣以為,此案既有宗婆子作為人證,又有何氏的遺書和李文華所贈之首飾作為物證,就連那人頭的下落也問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所以他就給李文華定了死罪,只等呈文批復,就好處斬。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句容縣離江寧不過六七十里。第二天劉公劉墉升堂理事,就收到了句容縣呈報的那封文書。他拆去封套,只見上面寫著:“卑職業已查明,本縣鄉民李文華因奸不允擅殺孫興之妻何月素,并將尸身留在現場,人頭棄于郊野。現有何氏遺書遺物與撮合人宗婆子的口供為證,兇犯本人也供認不諱,依律該當立斬。李文華現在監中,候府文定奪。”

    劉公看罷,不由得心里納悶:兇手殺了人,有毀尸滅跡的,也有移尸嫁禍的。如今這個兇手,卻將尸身留在現場,又將人頭棄于郊野,這豈不是有意示眾,實在不近情理。

    正在這個時候,府衙門口有人擊鼓鳴冤,走進來的就是李文華的妻子趙素容。她向劉墉如實訴說了那天晚上李文華因為服了瀉藥,始終沒有離家外出的全部經過,還呈上兩張藥方作為佐證。

    劉公一向博聞強記,對醫道也不陌生。他看前一張藥方寫著:“赤石脂四錢,禹余糧三錢”,通常用于外邪侵擾腸胃,而致滑泄不止,后一張藥方記有:“人參三錢,白術三錢,干姜五錢,炙草三錢,附子四錢”,通常用于泄瀉以后健脾和中,與趙素容所說李文華的病情完全契合。而且,那藥方上面還有醫生董平的署名和仁德堂藥鋪的批價。但他前后一想,不由得有了疑竇,便問趙素容道:“既然李文華未曾外出,為什么在縣衙招認殺了何氏?”

    “知縣王大人接連給拙夫上了夾棍,拙夫受刑不過,才出了這種下策!”

    “那你又為何不上堂稟明?”

    “小婦人怎么不想為拙夫分辯,無奈王大人以為人證物證俱在,不容小婦人說話。”

    “噢,原來如此!”劉公沉思片刻,便將那兩張藥方交給陳大勇,并且吩咐:“你快去句容縣,找醫生董平和仁德堂藥鋪里的人當面對證,速來回報!”接著,又叮囑趙素容:“你且回家聽候本府傳喚。來府衙上告的事情,切不可對人聲張。”

    陳大勇確是劉公的得力助手,他當天就將事情對證清楚,回來稟報。特別是醫生董平,不但證實李文華當天晚上的確生病,還說他于當夜初更被請到李家,二更給李文華服藥,四更病人止瀉,他才離去。翌日清早,他又被請去復診,見李文華虛弱無力,臥床不起,又給病人開了第二張藥方,加以調理。這就足以證明,從時間上推算李文華不可能外出殺人。

    事到如今,句容縣的原判已經徹底推翻,然而真兇何在,倒使劉公更加犯難。他沉吟良久,便對陳大勇耳語一番。

    第二天上午,句容鬧市出現了師徒兩個江湖郎中。其中一個師父模樣的中年人,口稱“祖傳秘方,專治疑難雜癥”,在人叢中到處攀談,不用說他就是劉公。一會兒,有個四十來歲的農婦招呼他說:“老婦家里有個傻兒子,近來愈發瘋瘋癲癲,望先生去治一治,就當做件善事吧。”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農婦把劉公和陳大勇引進家中,只見床上躺著一個十二三歲的男孩。這男孩見了生人,頓時惶恐不安。嘴里反復念叨:“沒有看見,我,我什么也沒有看見……”

    劉公覺察這孩子病得蹊蹺,便對那農婦耐心說道:“醫家診病,講究的是望、聞、問、切。貧醫望見令郎神情呆板,舉止慌張,不但是生來并不乖巧,還像是近日受過驚嚇。”

    “是啊,是啊!”農婦連連點頭。

    接著,劉公走近那孩子,叫他張口吐氣。那孩子害怕,喊了一聲“不要”,正好吐了口氣。劉公聞了一聞,又對農婦說:“令郎口氣混濁,該是多思傷脾,以致積食不化,胃口不開。看來,他有心事。”

    農婦道:“先生說得一點不差。”

    爾后,劉公微笑著為那孩子切脈,又說:“令郎脈細而數,該是心火過旺,以致神志昏亂,語無倫次,夜寐不安。按照五行制化之說,腎為水,心為火,水火相濟,方能生生不息。如今令郎外受驚嚇,而內生恐懼。醫書上說,恐懼傷腎,以致腎水不濟心火,才有剛剛說的許多癥候。”

    農婦聽了,不由得贊不絕口:“先生真是一位神醫,句句說得真切!”

    這時候,劉公對農婦鄭重說道:“四診之中,望、聞與切脈已經完畢,只差問明起病原因。就請大嫂如實告訴貧醫,令郎究竟如何受了驚嚇?”

    “這,這叫老婦如何是好?!”那農婦焦急不安。

    劉公對她不便追問,就轉向那個孩子:“你到底看見了什么?”

    “我,我什么也沒有看見。”那孩子回答。

    “那你沒有看見什么?”劉公換了一種問法。

    “我,我什么也沒有看見。”那孩子回答的還是那一句話。劉公尋思,與其繞來繞去問不出什么名堂,不如用激將法試一試。于是,他取出一包藥丸對農婦說:“這包安神補心丸,有鎮驚安神的功效,大嫂不妨將它分成十份,每日睡前給令郎服用一份。”

    農婦連忙從木柜中取出錢袋,問道:“先生要多少錢?”

    劉公說:“看來大嫂的日子過得并不寬裕,這點藥丸就算貧醫奉送。”接著,他像是自言自語:“只可惜這幾服藥,只能治表而不能治本。正如俗話所說,心病還靠心藥醫啊!若是坐失治病時機,恐怕真有神仙下凡也無濟于事了!”

    那農婦聽了,不禁聲淚俱下:“先生不但是位神醫,還有一副菩薩心腸,老婦便實說了吧!”

    原來那孩子姓孫,生下來就是個傻子,三歲死了父親,一直與寡母王氏相依為命。寡母可憐他生來命苦,不忍嚴加管教,常常由他任意戲耍。他平時喜愛小鳥,前兩天清早去了村邊樹林。剛剛爬上一棵大樹去掏鳥窠,忽然看見兩個男人鬼鬼祟祟,來到樹下。其中一個放下背負的鋤頭,用力掘了個土坑,另一個從竹筐里拿出個圓咕咕的東西,留神細看原來是個人頭,頓時嚇得魂不附體,不敢發出一點聲息。等到這兩個男人將人頭埋進土坑,走出了樹林,他才慌忙回家,把剛才看到的情形告訴母親。王氏一聽,不由得心里害怕,就叮囑兒子這些話千萬不可在外面亂說,若是叫官差聽見,說不定要被捉去。誰知她這么一說,竟使兒子在受驚以后又添了許多憂愁。特別是這孩子昨天走過北街的趙家糧店,認出了那天掩埋人頭的兩個男人,就是糧店的掌柜和伙計,猶如看到兩個任意殺人的妖魔,更加驚惶失措,才病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劉公聽罷,對王氏說道:“既然令郎從小并不乖巧,也不知道他看得是否真切,說的是否屬實。或許人家掩埋的不是人頭,倒是他看走了眼。依貧醫看來,還不如大家一起過去看一看。若是貧醫估計不差,豈不是去了令郎的心病。”

    王氏聽劉公說得有理,就對兒子說道:“兒啊,先生說你在樹林里看到的或許不是人頭。如今大家一起過去看看,你不用害怕!”

    這孩子雖傻,對母親卻一向順從,于是在前頭領路,把劉公等人帶進了樹林。他走到一棵大樹底下,果然找出了那個動過土的地方。陳大勇從藥箱中取出一把采藥用的鐵鋤,順著開掘過的泥土深挖下去,終于取出了一顆人頭。

    那孩子早已嚇得躲到了王氏身后。王氏向人頭看了一眼,也不由得直叫:“這倒像是孫家布店孫興的娘子!”

    “大人,要不要立即將那糧店掌柜與伙計羈押回衙?”陳大勇問劉公。

    劉墉尋思,若是這兩個男人合伙強奸,怎么對付不了一個女子?即使因奸不從而殺人滅口,何不將整具尸體抬去埋葬,而偏偏只埋人頭?恐怕這里面還有隱情。于是,他叫陳大勇脫下內衣,將人頭包好,藏入藥箱之中,然后直接去糧店見機行事。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過了半晌,劉公“師徒”二人到了那個糧店。劉公看到一個掌柜模樣的人便問:“敢問掌柜的貴姓?”

    掌柜回答:“免貴,姓趙。不知先生有何見教?”

    “看樣子,趙掌柜病得不輕,請讓貧醫把一把脈!”劉墉說著,便抓住趙掌柜手腕,將他強拉進了后堂。

    “這,這是從何說起?”趙掌柜用力掙脫。

    陳大勇從藥箱中拿出那個包裹,放在桌上打開:“就從這個人頭說起!”

    趙掌柜大驚失色,遲疑半晌才問:“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陳大勇掀開外衣,取出一面上寧府衙的腰牌,指著劉公對趙掌柜說道:“見了江寧知府劉大人還不下跪!”

    趙掌柜一看面前這個江湖醫生,五短身材,天生駝背,豈不正是人稱“包青天”的劉知府,不由得雙腿發軟跪倒在地,連連叩頭說:“小的實在不曾殺人,還望大人明察!”

    劉公喝道:“那你為何要將這人頭拿去掩埋,還不快說!”

    趙掌柜說道:“大人在上,小的也不敢撒謊。那一天,伙計宋義一早到后院的柴房去抱柴禾煮粥,不料在柴堆旁邊看到了這個人頭,嚇得臉色煞白,來問小的如何是好。小的怕打官司,不敢告官,就叫宋義找了個竹筐,裝進人頭,悄悄背到城外樹林里去埋了。大人若是不信,就去把宋義找來問話。”

    陳大勇把宋義找來一問,宋義果然同趙掌柜說得一模一樣。

    劉公沉思片刻,對趙掌柜與宋義說道:“你們就領本府去后院看看。”

    劉公走進后院一看,只見北端柴房與茅房并排,東西兩邊各有一垛土墻,高僅五六尺,外人可以翻墻進來。他四處仔細觀察,忽然發現柴堆里有頂油膩不堪的氈帽,折根柴枝挑起來一聞,一股腥臊的狗肉氣味撲鼻而來。詢問趙掌柜與宋義誰戴過這頂帽子,兩個人都無法回答。倒是宋義想了一想說道,就在出現人頭的那天早上,他在土墻腳下看到這頂氈帽,因為又破又臟,把它一腳踢進了柴堆。

    “就近有賣狗肉的么?”劉公追問。

    趙掌柜回答說:“有。后街有個專賣狗肉的王二,他煮的狗肉味道好得出奇,大家都叫他‘狗肉王’。”

    劉公又問:“這個‘狗肉王'的為人如何?”

    趙掌柜毫不遲疑,說道:“按理說,‘狗肉王’的生意不差。可是他好喝愛賭,年紀四十開外,仍是光棍一條,還常常家無隔夜之糧,鬧得東賒西欠。”

    “就在這個月初,他還來糧店賒過米,小的沒有理他。”宋義中間插了一句。

    劉公暗忖:“如此說來,他是賒欠不成而懷恨在心,有意嫁禍于人?”于是,他當機立斷,吩咐陳大勇先將趙掌柜與宋義送往縣衙暫時羈押,爾后速去后街“狗肉王”的店鋪。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狗肉王”王二的店鋪在后街西頭,是坐北朝南兩間瓦房。劉公走到門口一看,只見里面有兩個人對面坐著正在喝酒。一個像是客人;另一個年紀四十開外,生得鼠目鷹腮,嘴如吹火,一副兇惡猥瑣之相,看來就是要找的人,他便前去招呼:“聽說老兄煮的狗肉,句容縣里有名,貧醫也想一飽口福。”

    “狗肉王”聽了非常得意:“先生要切多少,只管說來,包你稱心滿意。”

    劉公生在北方,本來就愛吃狗肉,加上時過晌午,早已饑腸轆轆,也不打聽價錢,開口便說:“先切三斤,吃了再說。”

    “狗肉王”揀那肥瘦適宜的地方下刀,切了裝成兩盤。劉公挑塊大的一嘗,果然十分可口。他故意盯住“狗肉王”桌上的酒壺不放:“狗肉味道真好,可惜缺少美酒。不知老兄肯不肯轉讓兩壺,價錢不論。”說著,從懷里掏出一錠五兩重的銀子,放在桌上。

    “狗肉王”喜出望外,連忙收起銀子,端出了一壇醇酒,又加了一副杯筷。

    劉公說道:“煩老兄再加一副,貧醫還有個徒弟,隨后就到。”

    “狗肉王”立刻照辦。劉墉端起酒壇,給同桌的“狗肉王”與那位“狗肉王”的朋友斟上:“來,來,有道是煙酒不分家,二位請不要見外!”

    “狗肉王”賓主二人真是求之不得,接過去一飲而盡。一會兒,酒過三巡,大家面紅耳熱,話就多起來了。

    “狗肉王”問劉公:“先生說有個徒弟隨后就到,怎么不見人影?”

    “噢,剛才貧醫給趙家糧店的掌柜看過病,小徒就留在那里給病人合藥。”劉公回答。

    “就是北街的那爿糧店么?掌柜的得了什么病?”“狗肉王”顯得非常高興。

    “依貧醫看,那趙掌柜像是遇了邪祟,有點神志不清。”“哈哈,好,好……”“狗肉王”不禁幸災樂禍。

    正說著,陳大勇走了進來,劉公便招呼他坐下來喝酒。陳大勇初到一地,照例要向四周打量一番。忽然間,他發現對面的板壁上掛著一頂簇新的氈帽,便向劉公遞了一個眼色,故意走過去拿來戴在自己頭上,連聲稱贊“這氈帽真好”還問“狗肉王”是哪里買的?

    “狗肉王”隨口告訴他:“前天才從集市上買來,價錢也不貴。”

    “記得大前天晚上,你在我家里喝酒,戴的是那頂舊氈帽,又不是過年過節,怎么想到要買新的?”“狗肉王”的那位酒友隨便插問。

    “噢,就是那天夜里回家,路上把氈帽丟啦!”“狗肉王”也隨口回答。

    “不!”劉公正色說道:“大前天晚上,你把那頂舊氈帽丟失在趙家糧店的后院,是與不是?”

    “狗肉王”不由得一愣:“你,你怎么知道?”

    劉公又進逼一句:“我不但知道你在那里丟失了一頂氈帽,還知道你在那里扔下了一顆人頭!”

    “狗肉王”更加驚訝:“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陳大勇高聲說道:“他就是江寧知府劉大人,你干的勾當自己心里明白,還不跟我們走一趟!”

    “狗肉王”又想狡辯,又想逃跑,還沒有拿定主意,陳大勇早已一個箭步撲過去,將他雙臂反剪,又隨手從袖筒中抽出一條繩索把他綁得結結實實。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句容知縣王守成剛才聽衙役稟報,江寧府承差陳大勇羈押了本縣趙家糧店的掌柜與伙計,而且據說事情與何月素的命案有關,他就已經有點提心吊膽,唯恐給上司找出了什么漏洞。此刻又聽到劉知府親自駕到,后面還有陳承差押著人犯,料想十之八九是自己在審理此案中出了差錯,只得小心翼翼地出衙迎接。

    劉公一見王知縣便開門見山:“本府有兩件事情與貴縣相商。一是想借貴縣大堂重新審理何月素被殺一案;二是向貴縣借用五名衙役,臨時歸府衙承差陳大勇調遣。”

    王知縣領命而去。劉公又叮囑陳大勇:“你趕快帶兩名衙役,去‘狗肉王'家里搜查;另派三名衙役,分頭傳喚李文華之妻趙素容、醫生董平與仁德堂藥鋪的掌柜立刻來到縣衙。”

    不多久,陳大勇回來復命,說在“狗肉王”家中搜出嵌寶金釵一對,經孫興辨認,確是其妻何月素平時佩戴的首飾。與此同時,傳喚的趙素容等人也到了縣衙。于是,劉墉叫王知縣傳令從獄中提出王二、李文華、宗婆子、糧店掌柜趙通與伙計宋義等人,借用句容縣大堂,對何月素的命案進行重審。

    “三天以前,句容縣斷定鄉民李文華因奸不允,殺死孫興之妻何月素一案,據李文華之妻向江寧府上告,其中自有冤情。現經本府察訪,業已查明何月素被殺當夜,李文華確因患病臥床未曾外出。此事可由醫生董平與仁德堂藥鋪掌柜作證。”劉公在大堂上朗聲說道。

    董平與藥鋪掌柜異口同聲:“劉大人說的是,小民可以作證!”

    “既然李文華沒有殺人,那么真正的兇犯是誰?”劉公伸手一指:“就是這個賣狗肉的王二!”

    王二聽了,明明心里發怵,但還矢口否認:“青天大老爺在上,小的雖賣狗肉,卻不敢行兇殺人!”

    “哼哼”,劉公冷笑一聲,高聲喝道:“你不但殺了何氏,還把何氏的頭顱扔在趙家糧店后院,故意嫁禍于人。這里有在你家中搜出的何氏首飾,與你遺留在趙家后院的氈帽為證。看來本府不動大刑,你是不肯招認的了!”

    衙役們一聽,頓時將夾棍當堂一撂。眼看就要上刑,王二心想,如今人家已經拿到罪證,豈能善罷甘休,吾又何必多受這皮肉之苦,就連連叩頭哀求:“大人饒命,小的招認就是咧!”

    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

    原來是那天深夜,王二從朋友家里飲酒而歸,路過孫家布店后院,但見里屋還亮著燈光。他早已看中何月素生得俊俏,近日又聽說他丈夫離家遠出,不由得動了邪念。豈料剛剛推開孫家虛掩的院門,就聽得何月素低聲詢問:“李相公來了么?”王二心想,既然你何氏早就勾搭野漢,如今吾也來圖個快樂,諒你也不敢聲張。想著想著,他就直向何氏撲去。何氏認出他是賣狗肉的無賴王二,怕受他奸污,就高聲喊叫:“快來,快來救人哪!”王二心里發慌,急忙一手抓住何氏頭發,一手從襪筒中抽出殺狗用的尖刀,“咔嚓”一聲把她的腦袋割了下來。眼瞅著死尸,他也不免后怕,但轉念一想,何不把這婦人的頭顱拿去放在趙家的后院,也好一報糧店不肯賒糧之仇。日后官府追查兇手,趙掌柜家有人頭,李相公早有奸情,叫他兩家混打官司好了。王二拿定主意,便提起何氏的人頭,翻墻進入趙家后院,將它藏在柴垛下面。他自以為這樣萬無一失,卻不料掠下何氏的首飾與遺留自己頭戴的氈帽,竟成了他殺人嫁禍的罪證。

    審問至此,真相大白。劉公這才據實判斷:王二因奸不允,殺害何氏,又嫁禍于人,按律立斬;趙通與宋義,見了人頭私自掩埋不報,按律充發;李文華雖未殺人,但設計奸淫良家婦女,原該杖責四十,姑念其已在縣衙受過重刑,就此抵消;宗婆子助惡行奸,掌嘴二十。

    李文華因為殺人之冤得到昭雪,連連叩頭謝恩。劉公說道:“你之所以沒有因奸情而鬧出人命,都虧了家有賢妻。從今以后,應該痛改前非,夫妻合力同振家業。”

    句容知縣王守成,自知辦事草率,造成了錯案,只得對劉公說道:“下官無德無能,愿聽大人發落!”

    劉公知道他平時為官清廉,并不求全責備,只是對癥下藥:“本府以為,善于用刑的人,就像把箭搭在弦上,只拉弓而不發射,目的在于使罪犯知道法度的威嚴,而不敢面對確鑿的罪證肆意狡賴。若是罪證并不確鑿,而全靠重刑逼供,結果必定是冤枉了無辜,而放過了真兇。”

    王知縣聽罷,不由得點頭稱是,口服心服。

    原文標題:禍不單行(奇案大觀:禍不單行),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j0283.com/hwgg/459387.html
    免責聲明:此資訊系轉載自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寶貝屋禮物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