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新品推薦

    獨在異鄉為異客(獨在異鄉為異客)

    幾天前,媽媽打電話問我:“家中有一塊臨路的土地,你要不要,要的話就讓你爸爸給你辦一下手續。”霎時,思鄉的感覺從心頭涌起,兒時那一切又閃現在眼前,一種歸根的念頭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跳進腦海。于一瞬間,喚醒某些已經凝固在這方土地上沉睡的所有往事。那些零星散落的親切,沒有逼仄感的新鮮,只想在自己的田園心安理得享受的那一種樸素氣息,就會突然地發覺自己,是從這樣的地方,生著養著長大著走出去的。

    想家了,那種故鄉的家。那么,故鄉是一定要回去的。但故鄉,又是一個回不去的地方。這個地方,是被自己放逐過的,也是自己被放棄過的。想起時,那地方像魚只有七秒記憶,人的記憶雖然有些長不了多少,到底有些是終生忘不掉的。人是遠行了,人是老了,不管成功與失敗了,這時候再試圖在家鄉打撈那些可以慰藉心靈的記憶,其中的滋味,太復雜。

    無數大地上的異鄉者、浪子、游子,都一邊想念著故鄉,一邊悲嘆著故鄉。在所有的意識形態中,故鄉各種淪陷,一邊還是不自主并不斷地,想著葉落歸根,想著回到故鄉。這種觀念無關風與月,無論離得多遠,無論多么浮萍,故鄉是根,再如何無主地飄,故鄉在,心都有地方沉落,而且越老這種感覺會越來越濃。

    今年的國慶節,又恰逢中秋節,節前兄妹籌劃著去哪兒旅游,我說,“就來我這兒吧,你們還沒來過。帶上咱爸咱媽,一起出來散散心。”于是,我訂了房間,一家人在景區過了難忘的三天。節日在哪兒過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家人能夠在節日的時候在一起。在送他們走的那天,一種惆悵縈繞了我半天,趕快將這種思緒又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才得以絲毫的解脫。

    故鄉,對于你,你成了故鄉的陌生人。回到家中,機遇好的話能碰上趕集的日子,到集上吃一碗在小時才能吃上的炒涼粉,一碗肉丸,沒有超過十元錢的食物,能瞬時將你拉到那童年的回憶中。遇見兒時的玩伴,還會興奮地摟抱一下,互訴一下離家的感慨,傾聽他們對生活的憧憬。大概是要去體諒,體諒他們的生活艱難,然而他們的房屋,遠比自己所在城市的鴿子盒子要來得寬敞與舒適。也許是要和他們去心神契合,卻完全不能走到心的地步,如果是他們反過來,在那個城市不經意間撞個滿懷,如果也只是笑笑一個路人似,談什么驚喜與感動?人家羨你周游天下才敢歸來,你卻在羨慕人家大庭廣院安逸舒適。一思量,怕是人家在提防著你會顯擺吧,那就走吧。走了也就走了,人家也不會再聯系你。

    最悲傷的還是,親情難以相擁。想去看望一些親戚,卻是不知該拿什么禮物上門,給人家拿什么禮物呢?一年也見不了幾面,相互問候的都是在哪兒工作,工資有多少。但在春節時,一年總要有這么一次,隨眾地拿著千篇一律的禮物,這些千篇一律的禮物在各家親戚之間相互轉動。也許早已不再適應這種走親戚的模式,對這些親人,對于這個回歸的人,該如何表達愛的方式也不知道了。

    回家,明明在家鄉,卻找不回魂牽夢繞的故鄉。回家尋找故鄉,是外出的人,甚至是一代人的宿命。但是,太多的文字,太多的經歷,又在證明,我們就算回到,就算是家鄉,也找不回故鄉了。家鄉和故鄉都原本還是有一點區別的,在這一時,都同樣的荒涼著。或許,荒涼的不是故鄉,而是人心。那種叫做歸根文化的藥,它難以制造,又千金難買。

    獨在異鄉,還是外面歸來的客,這客的心理與陰影,根本排除不了。不回又不行,過不了親情血脈根的檻,那就回吧,每回一次,也就勢必惆悵上一場。

    原文標題:獨在異鄉為異客(獨在異鄉為異客),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pj0283.com/hwgg/459263.html
    免責聲明:此資訊系轉載自合作媒體或互聯網其它網站,「寶貝屋禮物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